英超

封仙 章七一八 截杀

2019-09-12 12:23: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封仙 章七一八 截杀

入夜。

天地之间,满是黑暗。

原本煮饭的火焰早已经熄灭,但军中并没有升起新的篝火,因为军中已有人在傍晚时分,便见天色不对,察觉将要下雨,于是早作准备。

果然,在安营扎寨之后,便是大雨磅礴。

这些时日当中,一路行来,较好的时候,便是入住所经城池,食宿俱都无忧,而多数时候,便贪于方便,直接露宿野外,便于明日启程。

这般安营扎寨的时候,倒是较少。

此时深夜,多数人已经开始休息,只有少数人正在警戒。

其实对于这二百精兵而言,也是极为纳闷,他们根本不知此行究竟为何……本来甚至是准备好了浴血奋战,奉命拼杀,未想一路行来,跋山涉水,倒是风平浪静,如今反而又要回返京城方向,着实极为古怪。

虽然有些人隐约察觉异处,但他们终究只是士卒,只须听命行事便罢,无须多想……上面究竟是何谋划,他们也只是一柄利刃罢了。

“离京城还有千余里地。”

叶独说道:“虽然不知为何,先生让我们绕着空走一趟,但是先生行事,必有深意,回返京城之前,还是不得懈怠。”

另外两人俱都点头。

就在这时,外边劈啪作响的剧烈雨声,忽地便小了许多。

“二百精兵,要掩人耳目,不能直接回返京城,所以在京城以外三百里,会有人接应咱们。”

叶独说道:“但我隐隐察觉几分不对,两位还须小心。”

……

洞天福地。

清原自从将九道神符送出了洞天福地之外,便再无其他想法。

尽管他心中还有着许多计较与谋算,但一切的想法,都基于这九道神符。

九道神符若是有失,那么多少想法都是空想。

“这个叶独,倒也算是个可造之材。”

清原这般想着,神色之间略有沉思,这些时日观察此人,他能察觉叶独之人眼底深处,噙着一抹不甘,一抹怨恨,一抹愤然。

想来这也是个有故事的人。

或许在他身上,也能入手,作为自己在梁国的另外一记手笔。

但此事并不重要,更重要的是,叶独那边,似乎遇上了什么变化。

“变!”

清原伸手一挥,就见古镜当中,显化出了大片的黑暗。

那是一片夜色下的山林,阴暗无光,细雨簌簌。

花草树木之上

,尽都打湿。

土地之下,全是泥泞。

清原夜能视物,便能将山林之间的一切,尽数收入眼中。

山中众人,尽都在古镜显化当中。

而除了叶独等人之外,还有着另外一批人。

为首之人,清原倒也算是较为熟悉。

“果然是不太安分啊。”

清原眉宇微皱,沉思当中。

……

清晨。

雨停歇了下来。

目及所见,树叶上、草叶上、花瓣上,满是晶莹的水珠。

空气清新,景色清晰,显得颇为秀丽。

但这些军中士卒,显然没有赏景的心境,时候一到,便匆匆起来,正准备穿戴,准备启程。

然而就在这时,一声喝令之下。

咻咻声响!

十余道箭矢破空而至,立时便有几人中箭倒地。

突然而来的骤变,让众人纷纷惊乱,许多刚刚醒来,朦胧未定的士卒,俱都立即惊醒……他们毕竟是百战的精锐,察觉变化,便迅速组成阵型,加以防御。

叶独喝令二人护住紫檀木盒,旋即拔刀而出,喝道:“何方人物?”

声音在山间回荡,响了又响。

没有回应,只有适才中箭受伤的士卒,低声咬牙地呻吟。

以叶独的武学造诣,甚至没有人发觉敌人的踪影。

军中众人也一无所察。

这让所有人都不由得心生凛然。

若不是受伤的士卒还在地上翻滚,若不是死去的士卒还静静躺在地上,甚至让人以为那只是一场错觉。

“糟了……”

叶独心间沉了下去。

既然有十余道箭矢齐发,那么对方人数必然不少,但如今以他的武学造诣都无法发觉,也就代表……对方绝非寻常之辈。

怎么会有这样一批人物?

叶独心中凛然,眉间余光一扫,竟是发现二百精锐,聚敛在此的,仅有一百二十余人……他心中一震,露出难以置信之感。

在最边缘的几个地方,那些士卒的帐篷,还没有动静。

叶独心中明白,昨日夜里,已经有数十人被暗中抹杀,甚至没有半点声息。

如今对方没有现身,没有开口,就只是静静沉默,让所有人都蒙上了一层阴霾。

“叶统领。”

暂代百夫长的那老兵上前来,低声道:“这般下去不是办法,是否分散去搜?”

叶独略微摇头,说道:“对方人数或许不多,但都是好手,不容易下手,分散更容易出事。现在他们明显是想要攻心,瓦解我们的士气,使我们在死寂的危局当中,逐渐心生畏惧……”

言语未落,叶独低喝道:“小心!”

他一把拉开这老兵,一刀劈了下来。

一根箭矢被他斩断在地。

“发箭的弓,是二十石的强弓?”

叶独低声喝道:“撤!”

……

百余人匆匆而去,丢了粮草,丢了帐篷,只取盔甲兵器,仓皇而逃。

这些精兵,也是身经百战,浴血多次,都是热血之人,如今同伴被人袭杀,他们未有搜寻,便先不战而退,心中不禁也是愤然。

但是叶独下令,却是不能违逆的。

在叶独等人渐渐离去之后,才有三十余道人影逐渐浮现出来,他们的潜藏手段,放在常人当中,着实是神鬼莫测。

“葬了这些人罢。”

为首之人叹了声,道:“放在战场上,他们也算袍泽……毕竟都是听命行事的。”

下过雨的土地,泥泞不堪。

死去的人,血流在了泥地里,半刻钟前还活生生的人,如今已经没有了任何生息,他们也将在不久之后,静静地变成一具白骨。

“要追么?”有人问道。

“等一下。”为首之人说道。

“要不是箭矢有限,那么不断放冷箭,或者昨夜继续暗杀下去,也是很好的。”适才问话那人摸了摸手中的弓,露出几分笑意。

“蠢货。”为首之人呵斥道:“昨夜到来已经是后半夜,借着雨天杀了小半,掩盖了血腥味,你还想贪多?忘了将军一直教导的么?”

“知道了……”另一人苦笑道:“若不是谨记,昨天又怎么会在天亮前就先撤去?”

“那个为首的,武艺不低,也懂得进退,他并没有冒进,也没有搜索,这样也好……否则咱们正面动手,难免也要折损人手。”

为首的那人低声道:“只是,我怕这人早就发现咱们的身份了。”

“怎么会?”适才那人讶然道。

“一般人遭遇袭击,必然要反击,但他如此谨慎,多半是知道了咱们的厉害。”为首之人冷笑道:“天下众军,除了我辈之外,还有哪一支军队,能有这个厉害本事?这个人想来是看出端倪了……但不论如何,只要他不是武道大宗师,那便躲不过去了。”

清晨的空气里,染上了血腥的味道。

小孩积食咳嗽怎么办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怎么样
1岁宝宝不消化怎么办
小儿厌食的病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