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史上第一宗师第十章钟灵毓秀

2020-01-20 09:01: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史上第一宗师 第十章 钟灵毓秀

黎明破晓,旭日东升。

剑湖宫,论剑大厅外,无量剑派东宗的弟子身着劲装,手提长剑,分列两旁,东宗掌门左子穆则一身正装的站在厅前,其后六人呈两翼状左右散开,这六人是左子穆的同辈师兄弟,均是东宗长老一级的人物儿。

今日乃是六年一次,无量剑派东西宗比武论剑之日,五场剑斗,获胜三场者将取得剑湖宫往后五年的居住权,因而被东西宗视为头等盛事,除了比剑较技的两宗外,还会发柬邀请许多云南武林,蜀中武林的知名之士前来观礼,以作见证。

“追魂手关顶天关大侠到!”

“追风双刀范川范大侠到!”

“滇南普洱马五德马爷到!”

“.......”

随着一声声通报,一名名持刀佩剑的武林人士,跨门过廊,来到论剑厅前,左子穆与六位师兄弟笑脸相迎,寒暄客套,攀谈两句后,便将他们送进了论剑厅。

“西宗掌门辛师叔率领门下弟子到!”

响亮的话音落下未久,便见得一名中年道姑领着二十余名西宗弟子到来,西宗弟子男女各占其半,阴阳平衡,不似东宗这般阳盛阴衰,男多女少,故而某些东宗男弟子虽然身板儿站的挺直,可目光却是不住的往那些同根不同脉的师妹们身上乱瞟。

目光凝注在左子穆身上,辛双清拱手行了一礼,笑道:“左师兄,多年未见,一切可还安好?”

“一切都还无恙,有劳辛师妹你挂念了。”左子穆面色熟络的寒暄说道,眼中却是透着淡淡的疏离之色。

双方你来我往的客套几句后,左子穆伸手招来一名弟子,低声问道:“分发出去的请柬上还有哪些人没来?”

那名弟子沉吟片刻,如实回禀道:“还有梁老爷子,以及周前辈未到,不过这两位前辈日前都曾回过书信,言明有要事在身,因此算来,人应该是到齐了。”

左子穆闻言,挥手遣退了这名弟子,转头对辛双清道:“贵客差不多已经到齐,辛师妹以及诸位师侄请随我一同入内吧。”

辛双清皮笑肉不笑的点了点头,与左子穆一同进了论剑厅。

步入论剑厅后,左子穆横眼一扫,见前来观礼的江湖同道在门人弟子的安排下,已经有条不紊的纷纷落座,不由欣慰的抚了抚长须。

论剑厅中,众人喝酒品茶,闲聊畅谈,莫轻歌则坐在房梁之上,神态悠闲的磕着瓜子,这瓜子入口辛涩,但略加辨味,便似谏果回甘,舌底生津。

将手中的瓜子壳放在梁上,莫轻歌目光掠过下方众人,在西边宾客中一个身穿青衫的年轻男子身上略作停顿,此子不是别人,正是随滇南普洱老武师马五德一道前来的大理世子段誉。

对于这个原著中的“气运主角”,莫轻歌在初看两眼之后便失了兴趣,琅嬛福地中的北冥神功,凌波微步已经被他取走,受他干扰,段誉日后未必会再有那么多的离奇遭遇。

目光从段誉身上挪开,继而又落在东边一名紫袍中年身上,在紫袍中年身旁还有一个穿着粉红长裙,容貌清丽的少女。

莫轻歌倒是没有想到竟会在这里遇见两位“熟人”,追风刀范川以及他的女儿范晓晓。

“刚才你说他们听不见我们说话,这是真的吗?“既娇且糯的绵软声音从侧旁传来,带着浓浓的云南的口音,十分的悦耳动听。

莫轻歌侧首看向身旁的青衫少女,少女面如朝霞,容色娇美,明媚照人,一双眼眸黑如点漆,郎似秋水,透着天然的纯真灵气。

慢条斯理的剥了颗瓜子,莫轻歌洒然笑道:“当然是真的了,他们又不是聋子,而我们说话的声音也绝对不算小,要是能听到的话,早就听到了。”

莫轻歌对于真气的掌控早已超乎常人的想象,隔绝声音传出,对于莫轻歌而言,并不算难。

至于青衫少女的身份,正是“大理炮王”段正淳与“俏药叉”甘宝宝之女钟灵,这小姑娘也的确是人如其名,钟灵毓秀,集天地灵气而生,纯洁明朗,清新可人。

“说的也是哟!”钟灵双脚一晃一荡,歪着头,斜睨着莫轻歌,又道:“刚才忘了问了,莫大哥,你也是无量剑派的弟子吗?”

莫轻歌缓缓摇头道:“我可不是什么无量剑派的弟子,不过无量剑派的弟子可都归我管。”

莫轻歌这话倒也没有说错,自几日前,他从谷底登崖上来,就被无量剑派东宗门人当成了隐居在深谷中的剑仙,纷纷把他当祖宗一样供起来。

起初莫轻歌尚有些不明就里,可转眼一想,便又恍然明悟,知晓自己定是重蹈了无崖子与李秋水的覆辙,在得到宝剑秋水之后,莫轻歌兴致所至,便耍了几套剑法,没想到身影竟然倒映在了无量玉璧上,为左子穆等人所见,误认为是仙人,意外的收获了一帮脑残粉。

往后数日,莫轻歌就在剑湖宫暂住下来,修炼之余,见无量剑派弟子练剑时,所施展的剑法实可谓是破绽百出,不忍卒读,闲暇之余,莫轻歌也会偶尔指点两句,并顺手传下了“小楷”,“狂草”两种剑法。

这番举动,更是让莫轻歌在无量剑派东宗的声望,完全逾盖了掌门左子穆,咳咳......至少在女弟子心中是这样子的。

“无量剑派的弟子都归你管?哼!吹牛。”

钟灵撇了撇笑嘴,一脸不信,随即又似想到了什么,欢快的拍掌笑道:“不过你不是无量剑派的弟子最好,我在来这里的路上,意外得知神农帮奉了什么缥缈峰灵鹫宫的号令,要占了剑湖宫,查明什么‘无量玉璧’的真相,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打上剑湖宫来呢!”

莫轻歌侧头看着她,笑道:“你既已知神农帮要来寻无量剑派的晦气,那为何还要到这剑湖宫来?”

钟灵眨眼笑道:“正是因为知道他们要打架,所以我才赶过来看看热闹嘛。”

莫轻歌被她孩童一般的思想逗的一乐,不由问道:“兵凶战危,刀剑可不长眼睛,你就不怕有危险?”

钟灵纯真可爱的嘻嘻一笑,露出一隙编贝似的玉齿,素白小手拍了拍左腰的皮囊,一只毛绒绒,像雪球一样的貂儿顿时从皮囊中冒出头来,“唧唧唧”的叫了几声后,飞身扑进钟灵的怀里。

钟灵将貂儿搂在怀中,替它梳理着毛发,同时笑道:“他们不会杀我的,神农帮只杀无量剑的人,而且有小貂儿在,谁要是欺负我,我就让貂儿去咬他。”

eg。今晚凌晨本书就要上架了,本来是想将这章放在凌晨以后上传的,可转念一想,又觉得这样不太道德,想想还是算了,等会儿俗人熬夜再写一章,明天再写两章,当然,俗人会尽自己最大努力写个四章,也算小小的上架爆更吧。

明天,有能力的书友们还是多多少少订阅下,算是支持支持一下俗人,拜托啦。

聊城市东昌府区中医院怎么样
清远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湖南最好的妇科医院
汕头著名男科医院
宁波哪家医院可以治愈癫痫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