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邪武至尊第754章妖艳的老板娘2

2020-01-29 20:29: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邪武至尊 第754章 妖艳的老板娘(2)

尽头的包厢房门与其他的并无两样,不过,里面却比其他的包厢要大的多,也奢华的多,或者说,这已经不算一个包厢,而是一个住所房间。

不用去问也知道,这定然是那妖艳女子的房间。

入门可见一张白玉石桌,桌面铺着粉红色的桌布,四周墙壁前都有柜台摆设,上面摆放着各种玉器。再里面是一卷朱红色轻纱屏障,里面隐约可见一张宽敞的大床。

进入房间,女子转身冲着古天道做了个请的姿势,道“公子请坐。”

古天道倒也不客气,直接走到玉桌前坐下,随之女子也跟着坐了下来。

“公子,这儿是我的房间,四周有隔音屏障,在这儿说话别人是听不到的。”

果然。

听到女子的话,古天道心中释然,之前猜测这是女子的房间果然没错。

闲话也懒得说,古天道直接端起白玉石桌上的茶杯,自顾自的斟了一杯茶,轻饮一口放下茶杯,随即盯着女子开口道“话我已经问过了,现在你只需要回答我即可。”

“咯咯。”女子掩嘴笑了笑,反问道“公子的问题很简单,你有令牌在手,难道害怕出不去吗?”

“姑娘不用跟我装糊涂,你应该知道我问的是什么。”古天道眼睛一直盯着女子从未离开。

“咯咯,公子,小女子只是这间茶楼的小老板,至于如何过桥,小女子实在是,”

不等女子把话说完,古天道一摆手,白玉石桌上瞬间光芒一闪,十株阴风草整齐的排列在女子眼前。

“说吧,只要你回答的能够让我满意,阴风草我多的是。”

见到阴风草,女子的眼中直冒金星,开口道“公子真是太客气了,其实这问题很简单,根本不用那么多阴风草。”

女子虽然这般说,不过她的双手却伸出,将阴风草尽数收了起来。

女子的举动让古天道也放心了下来,不怕贪心的女人,就怕不贪心的女人,特别是像这茶楼的女老板,她贪心,对自己可就大有用处了。

收好了阴风草,女子满心欢喜,笑眯眯的盯着古天道开口道“公子,对于你的问题,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

“哦,此话怎讲?”

“这样跟你说吧,若是你是从中冥来的人,想要去东冥,那就简单了,我可以带你过去,而若是你从东冥来,想要去中冥,那就困难了。”

听女子如此说,古天道心中一动。

中冥,那就是雅典娜所统治的冥界地域,而东冥,正是自己前世的那位老朋友所统治的地域,看样子,女子与东冥的守卫还有些关系,既然这样,那自己何不借助女子渡河呢?

想到这里,古天道含笑说道“呵呵,这般说来我的运气还不错,我想要去的地方正是东冥,只不过我没有去东冥的通行令牌而已。”

在茶楼中,古天道与女子达成了协议,女子带着古天道去东冥,而古天道则需要再付出二十株的阴风草作为报酬。

达成协议后,女子便带着古天道离开了茶楼,前往东冥桥口处而去。

东冥桥口的守卫与中冥桥口的守卫差不多,也有数万人守卫,当中有一员身披血红披风的大将,刀眉星目,手持一干方天化戟,很是威武。

桥口有数名身穿黑色盔甲的冥兵守卫,手持钢枪,见到女子过来,几名冥兵纷纷将钢枪交叉,拦住女子与古天道,与此同时,一名冥兵喝道“请出示通行令。”

得到命令,女子伸手入怀,从衣襟之中掏出了一块黑色令牌,上面没有什么图案,背面光滑,正面则是一个血红色的大字,令。

很简单的一块令牌,将令牌掏出之后,将令牌交给了士兵,不用士兵再说话,女子将手指伸入嘴中轻轻一咬,一滴鲜血被她涂抹在了令牌之上。

那士兵接过涂抹了鲜血的令牌,转身走到了一块圆形的柱子前面,在柱面上有一个凹槽,士兵将令牌直接按在了凹槽上面。

过了几个呼吸的功夫,石柱没有任何变化,这时候,那士兵将令牌从凹槽中取出,回来交给女子,同时喝道“你可以过去了。”

说完便侧身让路。

女子走出了桥口,古天道正准备跟着女子出去,不过,他刚刚探出一步,桥口两侧的士兵顿时将手中钢枪对准了古天道,同样是刚刚那名士兵冲着古天道大喝道“令牌。”

古天道根本没有什么令牌,不等古天道开口,已经下了冥灵桥的女子忽然转过身,将嘴凑到那名士兵耳边低语了几句。

很奇怪,此时古天道距离女子的距离不到五米,可是却听不到女子在说什么。

听了女子的话,那名士兵转目上下打量了一番古天道,随后冲着女子挥挥手,沉声道“动作快点。”

“多谢军爷,我马上就来,”女子面色一喜,冲着士兵道了一声谢,转身离开。

在桥口后方千米处有一巨型的白色帐篷,女子跑到帐篷外面时被帐篷外的士兵阻拦。

古天道站在桥上看的清楚,女子向着两名守卫帐篷的士兵出示了一面红色令牌,随即两名守卫便侧身让步,女子进入了帐篷之中。

不一会儿的时间,女子再次从帐篷中出来,朝着桥口这边跑来,不过相对于进去时候的她,出来的她在手中却是多了一块紫色令牌。

女子来到桥口,将手中紫色令牌冲着那名士兵一扬,道“张团长已经同意了,赶快放行。”

“是。”见到令牌,四周的士兵全都拱手应命,侧身站到桥口两侧。

随着士兵的让步,古天道轻松的下了冥灵桥,不过他的心中却多了几分警惕,他来到女子身边,冲着女子拱了拱手,道“有劳了。”

“嗨,跟我这么客气干嘛,咱们是各取所需,喏,朝着这条路走便能出了军营。”女子开口的同时伸手指着一个方向。

桥口的四周都是帐篷林立,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走出军营。

河北省沧州中西医结合医院怎么样
开滦总医院怎么样
吉林专科银屑病医院哪个正规
清远白殿风治疗方费用
江门癫痫病是怎么来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