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异世之儒道圣院 第五十六章 试罢

2019-12-04 13:52: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异世之儒道圣院 第五十六章 试罢

誊写的过程尽量将字写的好一些。

欧体被称为中楷,距离三国时期不远,其后的魏晋南北朝时出现,倒能承接上下,出现不显突兀。

至于为何世上没有欧阳询,因为三国时后期,圣人出手整顿,将乱世捏合为一个国家,那就是南国。不止后来的晋朝也没有,就连地理也变的的不一样,据说当时有数位圣人出手,打的天崩地裂,大大改变了原本的地理环境。

夏弦练字时间不长,只能说写的勉强可以入目,比起他在稿纸上写的好看稍许。

时间一分分过去,夏弦将文章誊写完毕,拿起经义,将不会做的三道题目随便蒙了一个答案。

至此,今年秋试对于他来说已经结束。

长时间的考试让考生们精疲力竭,午时已到,钟声没有敲响。大批官员进入考场,在圣象下开始糊名。

书仙们收取考卷,冷血无情。有几位老童生大哭道:“再给我半刻钟,半盏茶,一个呼吸也行啊……。”

他们面对的是书仙,没有人情,书仙一手提着瘦弱的老童生,一手拿起卷子,然后将人放下,带着试卷上交。

夏弦身前的侍女拿了考卷出门,考试已然结束。他伸出头看,暗暗叹息。

几个老童生瘦骨伶仃,脸部颧骨清晰可见,一头花白长发披散肩膀,三日来不眠不休将他们熬的疲惫又狼狈。几人坐在考房内大哭起来,头埋膝盖。

“岁寒一十八年间,英雄读书人白头。少年恰逢高举策,近日黄昏半身土。”夏弦将这首书生中流传甚广的诗念出,叹道:“这一生,何苦来哉?”

“是啊!何苦来哉。”

夏弦回头看去,对面的孙剑脸色稍稍苍白,那句话就是他所说。孙剑说罢上面那句话,对夏弦笑道:“吃龙的夏秀士,一月后放榜,我会在晚楼举办文会,希望那时候你还有心思前来,还有心思为这几个糟老头鸣不平。”

夏弦挑着眉头道:“自当前往,希望孙兄言而有信,到时候不要忘记举办文会。”

言下之意是,“到时候你未必有心思举办文会,因为我会考的比你好。”。

他很自信,孙剑一样自信。两人都是自信的人,针锋相对,恨不得用眼神杀死对方。

对视良久,孙剑笑道:“看来夏兄很自信呢。”

“孙兄不一样很自信吗?”

“夏兄姓夏,不知道认不认识一位已故人?他是前朝大学士,辞官后在乾龙办学……。”

孙剑说的人越听越耳熟,夏弦想到,这厮说的难道是父亲?

记忆深处没有父亲的面孔,没有他的任何信息。今日首次得闻,原来父亲是前朝大学士。

他道:“认识又如何?不认识又如何?”

“无他……”

“肃静。”李太守声音传来,将他们两人话打断。“不许哭泣,不许交头接耳,不许大声喧哗。敢犯者以舞弊论处。”

两人互相笑笑,没有继续说话。

书仙来往,一个个将试卷上交,而后化为白雾消散,那本谢儒集注又显的普普通通很平常。其实那就是一本普通书,不过曾受真本加持,与真本有部分联系,所以才能借取力量,临时化出书仙。

李堂言拿着夏弦的作答看了又看,尤其对那篇文章爱不释手。至于策论,那玩意和他理念不符,没多大兴趣。

再看经义,只看了七八道题,数千书仙已将大部分试卷糊名完成。

“大人。”一位官员小声提醒他。

李太守蓦然惊醒,取了米浆糊名。又恋恋不舍看一眼试卷,叫道:“所有考生按照考牌次序,由末号至前号,顺序离场,不许拥挤,出场时需将考牌上交,不得带走。”

“”

钟声敲响,考试结束。

夏弦是甲字一号,最后一个离场。

孙剑是甲字十八号,两人间隔着十六人,他们依旧微笑看对手。

离场的时间很漫长,考的好者想回家报喜,考的差者想立刻离开伤心地。用了近半个时辰才全部离场结束。

出考场第一眼,夏弦就看到焦急等待的左寒烟,她垫着脚尖使劲看,怎么也看不到夏弦。忽然身边的弟子指着前方道:“那是老师。”

她急匆匆迎上来,拉住夏弦衣角问道:“考的怎么样?”

“我能自己给自己打分吗?”夏弦开玩笑道。

左寒烟送上一个大白眼。

夏弦连忙改口:“我认为,我就是榜首。”

周围发出哄笑,陈舟起哄道:“老师乃是神人,榜首自然是囊中之物。”

夏弦四面看看道:“此地非说话处,咱们回学堂。”

一行人往乾龙书院走去。

路上有考生哭哭啼啼,也有放声大笑。

又哭又笑,将考试的残酷体现的淋漓尽致。

即便跟在夏弦身后的学生也不是每个人都在笑,以一个叫朱新的学子为首,十几人哭丧着脸。他们年纪不大,跟在老师身后,眼中含泪,走几步就落下一滴。

看此情景,夏弦不错的心情也黯淡。

他们考砸了,朱新考的是御科,要求在三天内驯服一匹烈马。对此夏弦实在无能为力,他不懂御科,书院里也没有懂的人。

这场考试,三天时间,他没能做到驯服烈马,只能以失败收场。

还有其余学生,他们不是考的夏弦不懂没教导过,就是临场发挥太差,各自知晓,不会有机会考上,因而垂泪。

到了乾龙书院前,有四位老童生喝的烂醉如泥,子女担忧的看他们。

“岁寒一十八年间,英雄读书人白头。”几位老童生像个孩子大哭,不断吟诵此诗。

一人大叫道:“若知晓这辈子是如此结局,不如耕作打渔,做一个安稳民夫。又何必终日苦读,受那远亲异样目光

,被亲人在身后指指点点?到现在,老了身子,穷了家人,一辈子庸庸碌碌,什么也做不成。”

“时光不可回首,人蓦然回首,我等已老,老童生,哈哈……。”

疯疯癫癫,四人摔倒在地上,相互扶持起来。

看到夏弦等年轻的学子,他们羡慕道:“年青,真好。”

年青真好。年青便有无限可能,还有时间,有时间读书,有时间学习,有时间考上。

“人白头。”夏弦看着身后学生。

这里的人,再过六十年,有多少白首,有多少会和眼前老童生一样?

安达市中医医院
温州市中心医院怎么样
浙江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汕头哪里妇科医院好
包头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