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罗浮 第两百零八章 心屈结舍利,金桥凭空出

2020-01-19 10:34: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罗浮 第两百零八章 心屈结舍利,金桥凭空出

嗖的一声,幸轩的水箭射到槃魔凰的身前,马上被槃魔凰弹出的一个水珠撞散,但是撞掉的同时,槃魔凰的脸色也是一白,一时没有发动什么反击。

一般的诀法之中,威力最为强大的一般都是雷诀和火诀,这两种诀法天生就有着强大的杀伤力,而水系诀法在杀伤力上面本身就要差上一些。

现在幸轩发出的这条晶莹的水箭的威力,甚至还比不上洛北修习的天机秘箓中的五雷正法中的一道用真元画符的手段施展出来的雷符诀法。

因为五雷正法之中很多威力强大的诀法都要符箓配合,而绝大多数符箓又要用材料炼制,如同法宝一般,直接用真元画符的手段施展出来的雷符诀法威力又不甚强大,而且施放还不如紫雷元磁锥这样的法宝来得快,所以这种档次的术法,只适合修为不高的修道者使用,到了洛北这样级别的人手中,就是鸡肋术法,基本上派不上什么用处了。

这种级别的术法,要是在平时,槃魔凰根本就不会放在眼里,就算是上百道这样的水箭,也根本突破不了他随手发出的一道防护术法。

但是被连杀了十五次之后,槃魔凰的真元力量却是几乎接近枯竭,连维持御空都几乎是勉强,现在他发出一道术法抵挡住幸轩的水箭,不是因为害怕洛北等人而不敢还手,而是因为他的真元一时实在运转不灵,发不出什么反击的魔法。

凶名赫赫,平时恐怕连一百个幸轩这样级别的修道者都可以杀死的不死夜叉王,已经是彻底的穷途末路。

一看到槃魔凰挡住自己的一道术法之后无力反击,幸轩顿时大受鼓舞,一道道的水箭接连不停的朝着槃魔凰射了过去。

槃魔凰的脸色彻底变成了酱紫的猪肝色。

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什么言语能够形容槃魔凰的心情。

像幸轩这样的修道者,平时对于他来说就是个随意就可以捏死的小蚂蚁。可是面对幸轩的一道道水箭,槃魔凰甚至连抵御的术法都发不出来,只能拼命的闪避,再抽冷子回上一两道术法。

便是好不容易抽冷子回上的一道术法,也直接被幸轩用水箭打散。

“这样能算公平么?要是公平的话,有本事让我恢复了真元再打啊,看我不随手把他捏死!”

槃魔凰忍不住就想这样大叫,但是这样的话他却又是根本叫不出口,因为在他的心中,本身也没有公平二字。再者,他知道这样叫也没有什么用,很明显采菽他们就是看准了幸轩对付他十拿九稳,才让幸轩一个人来对付他的。

槃魔凰并不怕死,但是让他无法忍受的是,被幸轩这样对于他来说就是一只可以随意捏死的小蚂蚁一样的人打死。

可是他却又偏偏是无可奈何!

槃魔凰的脸色已经可是说是极度的狰狞,用怨毒到了极点的目光扫过洛北等人的面目之时,心里就只剩下了一个无比暴戾的念头,那就是自己死,也要把这个辛轩拼死。

虽然幸轩打得他根本没有还手之力,但是幸轩这样不停释放术法,也不是不会消耗真元的。

槃魔凰就是想要耗到幸轩的真元消耗得差不多时,积聚自己所有的力量,暴起发难,一下子和幸轩拼个同归于尽。

***

顷刻之间,幸轩已经发出了数百道的水箭。

龙鲵族本身就是注重阵法,不重法术,幸轩的这种是天赋术法,施法速度不慢,但是攻击手段却是十分单一,每一道水箭都是有固定的飞行轨迹,容易闪避。而且以幸轩的修为,最多能够同时施放五六道水箭,否则要是上百道的水箭同时打去,槃魔凰早已经被及时击杀了。

不过这数百道的水箭还是在槃魔凰的身上打出了几个新的创口。

其中有一道伤口就在槃魔凰的心脉下方三寸之处,虽然不知道像槃魔凰这种半人半魔的存在体内的经脉到底是什么样的,但这道伤口对于槃魔皇来说也似乎是极其的不好受。

至少在别人看来是这样的。

这道伤口使得槃魔凰的口鼻之中涌出黑黄色的液体,看上去又像是血液,又像是混合了火焰的岩浆。这道伤口也无法愈合开来,槃魔凰的每一次移动,都会灌进去不少的风,让槃魔凰整个身体都不自觉的颤抖,发出沉闷的惨嚎。

但一般人可能不会注意,闪避之间,槃魔凰反而不知不觉的和幸轩拉进了距离。

槃魔凰破布一样的身体,和幸轩距离已经不到三十丈。

只要再逼近几丈,槃魔凰就能发出一道如意寂灭火。如意寂灭火这道诀法,在涅槃夜叉伏魔经之中并不算是厉害的诀法,但却是发出后对敌速度最快的诀法之一。

以槃魔凰现在的真元力量,也最多只能发出这一道如意寂灭火。而他现在之所以处心积虑的逼近幸轩,不是担心距离远了,幸轩抵挡得住,而是怕洛北等人出手阻拦。

要是在二十多丈的距离中发出,便是以洛北等人的施法速度,也很难拦截得住。

连续发了数百道的水箭之后,槃魔凰已经感觉出来幸轩的真元也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

按照槃魔凰的估计,只要再发个十数道水箭,幸轩就会因为真元运转不灵,而无法和现在一样快速发射水箭。

那时就是槃魔凰击杀幸轩的时机。

但就在这时,槃魔凰的眼睛却蓦然红了,一下子爆发出一声凄厉的大吼,“我要杀了你们!”

因为就在这个时候,槃魔凰骤然看到采菽若无其事的丢了一颗白色的丹丸给了幸轩。

虽然不知道那颗白色的丹丸之中,包裹的是一滴石乳琼液,但是槃魔凰却知道,这种白色的丹药,能够迅速的恢复真元。能够让辛轩继续不停的发射这种让他以前根本连正眼看都不会看上一眼的水箭。

幸轩耗得起,但是他却耗不起了。

这一声凄厉的大吼之中,槃魔凰想要猛扑上前,发出一道如意寂灭火,但是却嗖的一下,被幸轩的一道水箭直接击中,打得往后倒翻而出。

“怎么回事?”

洛北怔了怔,因为被幸轩的水箭打到之后,槃魔凰的整个身体上,骤然冒起了青绿色的火焰。青绿色的火焰瞬间就将槃魔凰全部包裹在内,几乎只是一眨眼的时间,就将槃魔凰的整个身体,全部烧成了灰烬。

槃魔凰的整个身体在青绿色的火焰之中烧化成飞灰之后,却并没有再一次的重生,当的一声,却是有一团青绿色的光华,跌落下来,砸在被先前的术法化成熔岩,又冷却下来的黑色山石地上。

采菽等人也有些发怔,明明只杀了槃魔凰十六次,槃魔凰应该还有一次重生的机会,但现在槃魔凰却似乎彻底的消散了。而且那跌落下来的青绿色东西,似乎是一块鸡蛋大小的石头。

“这是什么?”

洛北心念一动,尸神略微一动,头上的玄煞银丝飞散过去,将那东西直接卷了过来,却是晶莹剔透,如同一块玉石。只是看了片刻,洛北和采菽等人就看到这块玉石的内部,似乎不停的翻滚着一些黑气,映出很多影子和符文。

那些影子,都是槃魔凰的影像,脸上的神色一律是无比的怨毒狰狞,似乎要马上跳出来,啃食洛北和采菽的血肉一般,但是这些影子一晃之下,却又被禁锢在玉石之内,根本冲不出来。

“这些符文,似乎是修炼的法诀!”

而洛北再凝神看了片刻,发现那不停的现象出来的符文,图像,赫然是一篇极其玄奥的法诀。

“这是涅槃夜叉伏魔经!”

洛北几乎是瞬间反应了过来,眉头一阵狂跳。

“这是三恶碧元舍利!”

洛北随即也一下子明白了,从槃魔凰化灰的身体里掉落的这颗碧绿色的宝石,到底是什么东西。

密宗修法之中,将贪嗔痴称为三毒,一切恶念,都是由此三毒引起。而修炼密宗许多诀法,修为高深的修道者,在身死之后,都会留下舍利,这舍利是修炼密宗诀法的修道者身陨之后的特有之物。

绝大多数的舍利,都是凝结了密宗修道者的真元、心念,佛法浩洁,但有些舍利,却是密宗的有些修道者,将自己心中的恶念凝聚在一起,从自己的身体里剔除出来而形成的,这种舍利,是大凶之物,称为三恶舍利,一般化出这种舍利之后,便马上就会设法将这种舍利炼成飞灰,不让它遗留世间。

千年之前,密宗的贡巴上师,就是将三生恶念,全部结为舍利,一举炼化,修成了无上诀法,凝出了大日如来金身,成为密宗第一人。

而还有一种舍利,却是因为密宗修持着,因为死得太过憋屈,心中怨念难消而化出来的舍利,这种舍利,就是三恶碧元舍利!这种舍利,即使是千年也难出一颗,因为修炼密宗诀法的人,大多都将生死、情_欲置之度外,但槃魔凰死在幸轩这样修为的人手中,心中实在太过愤懑、憋屈,导致魔火焚身,又怨念难消,竟然是硬生生的凝出了一颗这样的三恶碧元舍利。

这种三恶碧元舍利之中纠缠着一个人的真元、强大的怨念,所以是根本不能将之和内丹一般炼化,但是这种舍利,却也能够将这人身前的记忆,所修的诀法也保留下来。所以从这一颗舍利之中,就可以看到密宗至高法诀之一的涅槃夜叉伏魔经。

“这种术法,威力虽然强大,但是修炼起来却太过危险了。”

只是看了一遍这涅槃夜叉伏魔经,洛北就感觉出来这篇诀法的强大。槃魔凰虽然厉害,但是却是入了魔,还并没有能够完全发挥出这术法的威力。按照经诀的记载,这道术法,修到后来,是可以召出四尊夜叉,而且这四尊夜叉,也和本尊一般,一次无法击杀,要将之击杀十七次之后,才能完全打散!

但是洛北也同时感觉到,这篇诀法玄奥难言,包含了诸多密宗的道理,没有大慈悲,大智慧,大定力,根本是难以修成,稍有差池,马上就会变成和槃魔凰一般的存在。

“这道术法,还是先封存起来的好。”

这种威力无比强大的术法,对于许多修道者来说是难以抵御的宝贝,而且这颗舍利上又缠结着槃魔凰的魔气和极其浓厚的怨念,心性修为不够的人很容易就会不知不觉受到影响,所以这样的一件东西存在世上不是一件宝物,而是一件祸害,很可能就会造出槃魔凰这样的人物出来。

就算是洛北自己,要修炼这篇诀法的话,也是根本没有把握,所以洛北心念一动之下,本想将这件东西毁去,但是洛北知道术法无分好坏,这种术法,也是密宗追求无上大道的一条途径,而且洛北又想到了罗浮山中的那个藏经授道之所。罗浮的历代传人,在外历练之后,都会将自己所习,所得的术法,记录在藏经授道之所。

所以心念一闪之下,洛北还是小心的将这颗舍利收了起来。

“这颗舍利居然是这样的东西。”虬仓阳等人听洛北和采菽说起这样的舍利的来历,都是听得一愣一愣的。螭尧离甚至忍不住拿手指戳了戳幸轩,“幸轩,想不到你居然打得不死夜叉王冤屈的憋出了这样的一颗舍利。”

不过螭尧离的手指在收回来的时候又僵住了,因为就在此时,一道金色的法力波动骤然在他们的面前不远处荡漾开来。

一座金色的大桥宛如从虚空中伸出,肖忘尘、楼夜惊和另外五六个奈何魔宫的人全部目瞪口呆的看着洛北和采菽这一大群人,那五六个奈何魔宫的人里面,还有一个脸色惨白,没有一丝血色的人是洛北和采菽的旧识,白骨真君沐真君。

***

(今天晚上可能没办法更新了,纵横的总编和总编的老大正好出差经过无锡,所以晚上要会晤一下,谈天谈地谈谈人生啊什么的.....)

福建省福州儿童医院
高邑县医院
常德治疗男科医院哪好
惠州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太原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