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风舞苍穹 第九百零二章 赤阳现 叶家灭(下)

2019-09-12 17:27: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风舞苍穹 第九百零二章 赤阳现 叶家灭(下)

叶保国顿时大惊,因为向他攻来的老者就是他本人。其他十名大帝也遇到同样的情况,都看到了另外的一个自己。

一样的服饰、一样的相貌、一样的修为、一样的兵器、一样的招式!“怎么会这样?这也太诡异了吧?”

现实情况容不得他们迟疑,只好与另一个自己厮杀在一起!

眼前的一幕,也让绵阳城里的武者惊得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他们都在思考一个问题,躲在结界里的陆不平究竟是何方神圣?难道他是一个强大的武神?

其实,就连谢听风自己也没想到,当初他在神皇殿诡异空间里吸收的金色琉璃能量,竟然继承了金色琉璃幕墙的恐怖特性。

“要想战胜另一个自己,可没有那么容易!够他们忙活一阵了!”谢听风喝了一口酒,心情大好。想当初他在琉璃幕墙前,战胜另一个自己的时候,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最后动用了五行本源剑气爆的强大神通,才最终取得了胜利。

就像他预料的那样,十一名叶家长老,面对能复制他们招式、熟知他们神通的强大对手,可伤透了脑筋。因为要想进入结界杀死谢听风,就必须先杀死眼前的“自己”!

大战进行了半个时辰,张记酒楼门前的街道已经面目全非。街道远处的建筑虽然没有倒塌,但也伤痕累累。如果换做其他各域的房子,恐怕早就化成齑粉了。

“差不多了,我该出手了!”谢听风喝干了最后一滴烈酒,用手一划,抬腿进入了第二层结界,对一脸惊异的张宏殿说道:“今晚灭了叶家后,老夫可能没时间再过来了。张记酒楼的闷倒驴美酒味道不错,能否让我带些回去啊?”

“恩公,这酒多得是,如果恩公喜欢,尽管拿去!”

谢听风用手一拂,两百坛闷倒驴美酒被他收进了内世界里。然后取出一瓶增元丹,塞到张枫的手里。

“张枫,你一定要好好修炼。如果有缘,我们还会相见。这是一瓶高阶丹药,能助你快速提升修为。”

“谢谢师尊,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虽然谢听风不收他为徒,但他在心里已经将谢听风当做师尊,至死不变。

谢听风出了酒楼,来到金色琉璃结界前,外面的战斗依旧在进行。

叶家的那些大帝经过厮杀,终于找到了另一个“自己”的弱点,压制住它们的攻势,逼迫它们向结界处退去。

谢听风看着越来越近的叶保国,从内世界里取出了中品通灵神器血神枪。他之所以选择血神枪做兵器,就是让人误以为他是用枪的高手。

“嗤!”

叶保国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用手中的神枪将他的影子杀死。正在这时,结界上一道血光射出,快如惊鸿,直奔向他的胸膛。他用手中的神枪一挡,铿锵一声,手臂剧震,手中枪差点拿捏不住。

就在他惊骇之时,那道血光突然改变方向,如一条血龙,直刺向他的魂海。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以至于来不及招架。危急中,他身体瞬间横移,堪堪躲过致命的一击。

还没等他站稳,结界上突然绿光乍现,一条条手臂粗细的绿色藤蔓灵动如蛇,瞬间缠住了他的脚腕,然后攀援而上,迅速向全身缠绕,散发出恐怖的禁锢之力。藤蔓上的尖刺如一把把利刃,扎向他的身体,这是谢听风多年未使用的木系神通木笼锁。

“烈火无情!”

叶保国浑身由内而外,突然涌出熊熊烈火,烧向藤蔓。一条条绿色藤蔓绿光大放,如同鞭子似的,在火焰中抽动,发出一声声尖啸。虽然有的藤蔓化成了灰烬,但更多的藤蔓蜂拥而出,一拥而上,如同悍不畏死的绿色毒蛇。

虽然,火能克木,但如果木系能量极大限度地强过火系能量的时候,就能将火势限制住。也就是说,一个擅长木系神通的武帝,绝对不会怕一个擅长火系神通的武圣。境界,才是决定胜负的主要因素。

“咻!”

间不容发之时,先前的那道血光突然变成一把血色长枪,以雷霆万钧之势,如神龙摆尾,从侧面扫向他的头颅!

叶保国堂堂一个巅峰大帝,第一次有了无力的感觉。危急中只能身体后仰,以求躲过上面的攻击。

也许谢听风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心念一动,一条条藤蔓迅速向结界里收缩。扎根在内世界里的噬魂树释放出移山填海的巨力,瞬间将叶保国拉进了结界。

谢听风催动中品神器血魂枪,将叶保国钉在了地面上。然后五爪如钩,扣在了他的魂海上。

“啊!”

叶保国在惨叫声中,身形慢慢变得干瘪。强大的魂力以及浩瀚磅礴的内力,都被谢听风吸进了丹田内世界里。

收藏在叶保国内世界里的那些修炼资源,也全部归了谢听风。

张枫目光炙热的看着谢听风,浑身热血沸腾。叶保国是叶氏家族的第二号人物,就这样化成了灰烬。

谢听风撤去了结界,手握血枪,直面剩下的十个叶家长老。他连续吞噬了两个大帝的修为,浑身能量浩瀚如海,汹涌如万丈潮水!

此时,天已黄昏,残阳如血。他就像是一尊杀神,手握血神枪,浑身充满暴戾嗜杀的气息。

“杀!”

一个“杀”字迸出,冲天的杀气浓如实质。意境融合身法开启,身形快捷诡异。血光乍起之时,就有一个叶家大帝被刺穿了魂海!

“快走!这陆不平太强大,不是我们能对付的。”叶家二长老叶秋见叶保国已死,早就无心恋战。其他的长老,早就被谢听风吓破了胆,纷纷向叶家的方向逃去!

“杀!”

血神枪刺出,方圆千里的天空都被血光染红。一道血色枪芒如同蛟龙出海,瞬间将一个落在后面的叶家长老吞噬。

“陆不平,老夫要将你碎尸万段!”

一声暴喝,虚空中射来一道流光,转眼间已到眼前。

“家主到了!”那些正在逃窜的叶家长老欣喜若狂,纷纷倒转身形,向谢听风扑来!

叶绍翁在谢听风对面数千丈处停下,二长老叶秋带着八名长老围在他左右。

“家主,大长老和另外两名长老陨落了,您一定要给他们报仇!”二长老叶秋一脸悲伤。

叶绍翁看着谢听风,双目赤红,恨不得扑上去吃了他的肉,喝了他的血。

“陆不平,你究竟是何人,为什么要针对叶家?”

“老夫就是一闲云野鹤,只是看不惯叶家的所作所为,才替天行道!”

“陆不平,既然你想替天行道,老夫就让你魂归西天!”叶绍翁的半神气息全部释放,以他为中心,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能量漩涡,虚空中顿时风起云涌!

“哈哈,这世界上想杀我的人最后都死了!叶绍翁,你也不会例外!”

谢听风身处能量狂飙中,长发飞舞,衣袂飘飘,如同中流砥柱。手中那杆血神枪血光大放,枪尖上一道枪芒锐气逼人,耀人眼目。

“你们说,陆不平遇到了叶绍翁,他俩谁会赢?”

“我觉得叶绍翁会赢!叶绍翁毕竟是老牌强者,名动天下。而在这之前,你们有谁听过陆不平的名字?”

“那也不见得!天下之大,卧虎藏龙,隐藏的强者很多。这陆不平既然能击杀修为仅次于叶绍翁的叶保国,那么他的修为应该与叶绍翁在伯仲之间!”

“说得有道理!他们孰强孰弱,看下去不就知道了?”

绵阳城那些远远观望的武者,对接下来的两强相争充满了期待。

“陆不平,去死吧!”叶绍翁一声怒喝,无穷无尽的天地之力蜂拥而来,向他的拳头汇聚,拳头上顿时光芒大放,能量汹涌。

“竟然能调动百分之七十的天地灵力,这叶绍翁的确非常强大!”谢听风双眼微眯,在叶绍翁拳头上的能量凝聚到巅峰的时候,突然催动意境身法,向绵阳城的东面快速掠去。不过瞬息之间,一道流光已到天边。

“陆不平,你杀了我女儿和叶家长老,就是逃到天涯海角,老夫也要将你碎尸万段!”叶绍翁也化成一道流光射向远方。叶家的九名大帝长老也紧紧相随,如一颗颗流星划过虚空。

“怎么会这样?陆不平就这样逃了?”

张记酒楼附近等着看好戏的武者顿时面面相觑,一些战力强大的帝级武者也掠向虚空,向叶家长老离去的方向追去。

谢听风知道,如果不使用三头六臂和天地法相神通,很难战胜叶绍翁和九个大帝。而他又不想在绵阳城里暴露身份,所以只能将他们引到城外去。

很快,谢听风就出了绵阳城领空,到达一百万里之外的虚空。他不想拖延太久,只想速战速决,因此,他在虚空停了下来,悄悄拿出了赤阳九龙鼎。

赤阳九龙鼎是无级别的逆天神物,主人的战力越强大,它发挥出的威力也越强大。

数息后,叶绍翁追了上来。不一会儿,九名叶家大帝长老也站在了他周围。此时,西落的太阳正将它最后一丝光亮投向人间,昏暗的天空上还留着一抹血红。

“哈哈哈!陆不平,你怎么不逃了?是不是觉得逃不掉了?”叶绍翁发出一阵狂笑。

“哼,老夫为何要逃?这片朗朗虚空就是我为你们挑选的葬身之地!”谢听风一声冷哼。

“陆不平,乖乖束手就擒,老夫还等着用你的血肉,祭奠我的女儿,去死吧!”叶绍翁一声吼叫,向谢听风冲去,那九名长老也如影随形。

“哈哈哈,这样最好,能将他们一打尽,省了我许多事情!”谢听风心念一动,赤阳九龙鼎瞬间变得如同一座巨大的山岳,鼎内九龙齐吟,各自喷出一轮灿烂的红日。这九轮红日在鼎口碰撞到一起,顿时光芒大放,似乎在进行核聚变。接着一轮硕大的白日,照亮了天际,数千里长的白色火焰,迅速笼罩向叶绍翁等人,将万里虚空化成一片虚无!

可怜叶绍翁,修炼了数百年岁月,眼看就能跨进武神的门槛,却因为儿子惹了不该惹的人,就这样化成了虚空中虚无缥缈的尘埃。

谢听风收起赤阳九龙鼎,站在虚空,看着叶绍翁等人消失的地方,心里掀起了冲天狂飙。这赤阳九龙鼎,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大了?

那些还在数万里之外的帝级武者,在那轮白日升起的时候,就纷纷停住了脚步。因为,那轮白日上散发出的致命气息,让他们在数万里之外都浑身颤抖。接着,他们看到焚天煮海的火光照亮了数万里夜空,然后一闪而逝,一切都归于了平静。

“谁能告诉我,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也想知道天空怎么会出现如此异象,可谁知道啊。”

“出现异象的地方,就是叶绍翁追去的地方。难道”

就在众人苦苦猜测的时候,一道流光从他们头顶擦过,奔向夜幕中的绵阳城。速度之快,快到极致,让他们只觉得有一阵风掠过。

“有人回绵阳城了,我们快跟去看看,到底是谁!”于是,众人纷纷改变方向,向绵阳城而去。

刚才,从众人头顶掠过的就是谢听风,他要赶去叶家,将叶家连根拔起!

很快,他就来到了叶家上空。催动虚化之法,身形化成虚无。

他在叶家逛了一会儿,就找到叶家的四个宝库。

叶家是传承数千年的大家族,各种修炼资源与宝物数不胜数,堆成好几座山。谢听风连一块晶源石都没有留下,全部收进了内世界里。

做完这一切,他回到叶家上空,显出身形

。然后将强大如武神一样的神识,辐射整个叶家。一声大喝,响彻全城。

“老夫是陆不平,叶绍翁与众长老已被我杀死,叶家武圣以下修为的武者和没有修炼的老弱妇孺速速离去!”

话音刚落,叶家顿时大乱起来。数万武者冲出房间,见空中一道强大绝伦的气机已经将他们锁定,一个个瑟瑟发抖。

“快逃,留下来也是死!”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数万修为不一的武者,纷纷向上空逃去,场面顿时失控。

“既然如此,可怪不得我了!”谢听风手掌连挥,焚天煮海的强大火焰迅速封住了叶家上空,笼罩了整个叶家。数万武者连同老弱病残全部葬身火海,化成了灰烬。

大火整整烧了一夜,传承了数百年的叶家,被烧成一片白地。

(天津)

三个月宝宝感冒怎么办
小孩为什么不爱吃饭
孩子低烧不退的原因
宝宝健脾胃的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