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提瑞尔的黑暗世纪 第四十七章 信任

2020-01-16 17:53: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提瑞尔的黑暗世纪 第四十七章 信任

当杰西卡的护理结束后,墨利斯就身心俱疲地回到了篝火堆边。

两人没有过多的交谈,在这座深邃神秘的荒岛,每多讲一个字,就会让夜色变得更暧昧旖旎一些。

墨利斯下意识地逃离这种状况,低语者的威胁仍在他心头高悬,眼下他实在没有精力去处理生死之外的事。

更何况,和一个人鱼……

物种不同怎么相爱。墨利斯苦笑。

他忍不住又看向她,杰西卡跃入海浪中,月光下的海面只剩扬起的一片水花。

独处时,她究竟在想些什么。墨利斯并不知道。

她的一切,她种族的一切,对墨利斯来说都是一个谜题。

但反之亦成立,他对于她来说,又何尝不是一个谜题呢?

两人都有暗藏的心事。

毕竟除去第一次的相遇,两人真正认识才一天多罢了。

墨利斯摇摇头,把这些纷乱的思绪赶出大脑外。

“醉酒”使他多愁善感,但他不能在这种青春幻想中耽溺太久,今晚他还有一件事要做。

确认杰西卡所说的话的真伪。

……

就像墨利斯不清楚杰西卡的手段,杰西卡也多半不清楚一个人类施法者的手段。

墨利斯很圣母,但不代表他是个蠢货。

一件显而意见的事情摆在他眼前:杰西卡是神灵的代行者。

那么,她说的话有几分能信?

墨利斯能相信的只有一点:她不可能害他。

虽然他对自己的重要性还不清楚,但他直觉就认为如此。

但除此之外杰西卡的话是否能够全盘相信,理智告诉墨利斯不行。

即使杰西卡的外表人畜无害,即使神灵阵营确实是他这一边,即使恶魔的恶意如影随形。

他也要亲自验证下这一切。

方法很简单,就像他之前做过的那样,让一只小鸟打探这片海域,看看杰西卡所说的没法离开是不是真的。

这个方法破绽百出,墨利斯也知道。如果神灵真的有想要瞒着他的事,在绝对的伟力之下,就凭他孱弱的魔法,墨利斯绝对发现不了。

但墨利斯还有另外一个目的:他想弄清楚这座岛的奥秘。

可他的魔法能不能穿透笼罩着岛屿与海域的迷雾,他自己也心下忐忑。

……

夜里的海潮平缓得多,海风仍在呜呜地吹。

墨利斯在篝火边烤火,顺便用下午拾来的树叶和枝条扎成一只小鸟,他对这个魔法已经很熟悉了。

他听到杰西卡的方向上传来阵阵歌声,哀怨又凄婉的感觉淌进他的耳朵里。她已经压抑那种魅惑人心的力量,但仍有一丝丝睡意在侵蚀墨利斯的意志。

她是否知道了他的计划?所以想办法让他睡过去。

或者只是单纯的触景生情?墨利斯做不出判断。

可怀疑已经在他的内心中不断滋长。

一只丑丑的小鸟很快就扎好,墨利斯朝杰西卡那边看了一眼,确认这个女孩儿并没有注意到他所做的一切。

他闭上眼睛,脑海中不肯跃动的意志猛然卷起。

如同昨夜杰西卡所拍出来的海龙卷一样,墨利斯在脑海中观想这个惊心动魄的场面。

奇迹在一刹那间被乞求下来,那只树叶与枯枝做成的小鸟懵懵懂懂地摇摇脑袋,然后侧耳倾听墨利斯的低语。

它没有耳朵,但它像是听懂了一般拍拍翅膀,飞向夜空之中。

墨利斯让它飞得很高,他的第一个目标是这座小岛的全貌,然而当他注意到时,原本在夜空下稀薄的迷雾迅速变浓,小鸟传递来的视野一片雾蒙蒙的。

什么都看不清,包括就在下方的丛林。

墨利斯只能放弃第一个目标,让它敛翅低飞。朝着远处,朝着一个方向飞去。

昨夜杰西卡一定没有见到他的这个监视魔法,墨利斯有自信。

现在他要确认杰西卡所说的话究竟是不是真的。

小鸟飞得并不快,墨利斯的手艺粗糙,它左边的翅膀比右边稍微短了一截。这让它在夜风中很难保持平衡,但它仍摇摇摆摆地朝浓雾笼罩的边缘飞去。

墨利斯看到深邃的大海上面平铺的星空与摇曳的波浪,小鸟在杰西卡的上方一掠而过,这个人鱼的女孩儿并没有发现这个魔法生物。

远处是海洋,再远处还是海洋,浓雾仿佛一直在天边的尽头,墨利斯甚至以为这只小鸟无论飞多远都不会触及它。

但他想错了,它最终还是触及到了那如同罩子一般罩着这片海域的浓雾。

这种感觉很糟,墨利斯根本来不及做好准备。

仿佛有人重重给了他当头一棒,神秘的联系被强行切断了。墨利斯仿佛扎进了别人准备好的麻袋中,他眼前一黑,失去了小鸟的视野,然后剧烈的呕吐感袭来,墨利斯一下子跪倒在地上。

他的意志被搅成了一团浆糊,就好像高烧最严重的时候,他的脑袋也嗡嗡作响。

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答案。

而当他再此去感应那只小鸟,发现他与它之间已经彻底失去了联系,它短暂的生命燃烧殆尽了。

虽然是虚假的灵魂,但是它与墨利斯的意志关系匪浅。

仿佛丢失了一种重要的事物,他忍不住失落起来。

而这时候,身后不远的海中传来杰西卡困惑的呼唤。她在墨利斯没注意到时停下了歌声。

“墨利斯!这个东西……是你的?”

墨利斯的身体猛地一僵,他陡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而当他回头,夜色中他看到杰西卡手上捧着一个小东西时,那种不好的预感就成真了。

他的那只树叶与枯枝扎成的小鸟湿漉漉地躺在杰西卡的双手中,它似乎掉进海里,又被杰西卡捞了起来。

被她发现了。她知道我开始怀疑她,她会怎么做。墨利斯紧张地想。

他勉强笑着走过去,海水浸没过他的脚底,他从杰西卡手中接过那只小鸟,魔法的残迹还未彻底衰退。

他瞒不过去。

“是的,我想探查一下这片海域。”他决定老老实实地说:“你说你没法离开,我想试试看是不是真的不行,如你所见,失败了。”

杰西卡的表情从困惑变得了然,她的神色不似作伪,她似乎没意识到墨利斯在怀疑她。

“果然不行吗?”她有些低落地说:“它是不是和我一样,到了远处又莫名其妙地回来?”

“是的。”墨利斯说,他松了一口气。

很好,杰西卡的疑点洗清了。她跟我一样蒙在鼓里。

北京市西城区广外医院
第三军医大学新桥医院
湖南治疗宫颈炎医院
江门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好
芜湖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