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刺魔传 第二章:鸡犬不留

2019-12-02 23:44: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刺魔传 第二章:鸡犬不留

楚湘的身影在公子蓝色的眼眸里。一点雨水落在公子的眼睛上,他眨了下眼。这时候从赌场急匆匆走出一个汉子来到他们前面,一只拳头紧握着恭敬伸到公子面前,然后轻轻摊开。掌中是三根头发。

“公子,小人弄到了这个娃儿的头发。”

公子伸手把那三根头发捏在手里,武凤摆手示意那汉子走。那名汉子转身离去。

看着那三根头发,公子对武凤说:“这个子孩子看起来是没什么特别,但是能在那么残酷的训练中挺下来,他又太特别了。”

“是啊,”武凤说:“希望有这三根头发,周天师可以推算出更多内幕。但是有件事属下愚笨怎么也想不明白……”

“何事?”

“楚云溏若真是蓝关千机殿的楚士奇,蓝关中象他这个级别,想要功名利禄唾手可得。蓝关势力雄天下,就算惹了什么人闯了什么祸,想解决也是轻而易举,谁敢惹蓝关。他又为何苦携全家改头换面藏匿这个偏僻山谷中,还有既然躲避,为何连姓都不改……”

公子赞同地点着头,示意他继续说。

“还有,楚云溏训练楚湘已到无所不用其极地步,但是为何却不教楚湘功夫,或者是奇门遁甲之术。楚士奇是奇门遁甲的顶尖好手。我派人试过楚湘,根本不会任何功夫。更别说奇门遁甲之术了。只有身体和心里素质强于普通孩子。”

“你的意思,这个楚云溏并不是楚士奇?”

“楚家一定有问题,但是楚云溏未必就是蓝关的楚士奇。属下搜集研究过楚世奇,楚云溏的一些行为和楚世奇并不符合……”

“不管楚云溏是不是楚士奇,是不是蓝关的人,但是也疑点重重,尤其是他用这样的方式训练儿子,完全有悖常理。所以还是要尽心盯着,想完成我们的大业,就不能放过任何机会。就算耗尽我毕生心血!我也要成功!”最后一句话蓝眼公子是咬着牙说出来的,份量可见一斑。

“公子放心,属下已布置周全。”

“还有,楚湘这个孩子,一定要在完全掌握之中。四娘和我回去,你就留下来负责这边的所有事情。记着,如果局势发生什么变化,就把楚湘掳过来。但绝不能伤害他。”

“是!”

公子转身离去,地下泥泞不堪,但是他涉足之处,竟然未留下一点印迹。而他周围,也开始显现出几个朦胧身影相随。其中一个如雨水般透明的身影,婀娜多姿。

龙鳞谷不是很大,形状就象一片鳞,故得此名。里面住着八户人家,各家相距都不太远,有什么事都可以相互照应。楚家位置居中,院落四周各种树木围圜非常幽静。

楚湘一路狂奔,当他跑进谷里发现下了三天三夜的暴雨竟然停了,但是天还未完全放晴。天空还是被沉重的阴霾侵占。

楚湘来到自家大门前,院内静谧异常。听不到家人的声音,连个猫叫狗吠鸡鸣声都没有。往日只要自己回来,家里的花狗就会兴奋吠叫。楚湘顿时忐忑不安,他缓缓推开大门。

院中那口诡异的血色木箱不见了,但是却留下一副更诡异的场景。整个院落一片血红,木箱上被雨水冲刷流淌下的那种让人心悸的红渗入到每一个角落,每寸泥土。随后楚湘看到大花狗躺在院中一个角落一动不动,在周围血红的衬托下分外醒目。楚湘大吃一惊跑过去看,花狗已经死了,狗头象是被什么重击塌下去。一种不祥感瞬间笼罩了楚湘的身心。

“爹!娘……”

楚湘大叫着跑进父母房间,看到父母并排倒在血汩中,两人的手紧紧攥握在一起,已经死去。

尽管从小父亲就开始对他进行残酷训练,其中有些方式就锻炼他冷酷无情,面对任何血肉模糊恐怖之极的场面都处之泰然。但是从内心里来讲楚湘却难以真正做到,他有时候只是在敷衍父亲。他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父亲会对他进行这样**的训练。他有时候甚至在心里恨父亲如此。现在严父慈母惨死,楚湘顿时感觉天旋地转,心脏如同被刀割成粉碎,那种痛苦是难以形容的。巨大的悲痛让这个才满十二岁的孩子浑身都在不由自己的觳觫。

天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杀了他的父母?!

很快楚湘从懵懂中惊醒过来,他转身就往外跑。当他跑进姐姐和妹妹的房间,看到姐姐趴在地上,后背有一个血窟窿,惨不忍睹……楚湘脑袋嗡嗡地响……

“姐姐……”楚湘悲哀地喃喃,然后他又跑出去找妹妹:“燕子……燕子你在哪儿……”

楚湘在宅院里发疯般寻找妹妹,每个角落都不放过,仍未见妹妹踪迹,也没有发现老吴。但是林屹却看到家里养的所有牲畜,猫、狗、鸡、猪、羊、兔子……包括养的金鱼鸟儿都被杀死了。

真正鸡犬不留!整个宅院仿佛都在这恐怖的杀戮中死去了!到底是什么人所为?!

困惑、愤怒、悲痛、仇恨交织在一起,撕扯着楚湘幼小的身心。

没有找到妹妹,妹妹哪去了?楚湘思忖也许在危险来得的时候,老吴带着妹妹逃掉躲过了这一劫。最后楚湘来到药材仓,这也是最后一处没有查看的地方了。当楚湘走进药仓,首先看到老吴侧身倒在血汩中。楚湘在那时心直往下坠。难道妹妹也……

楚湘翻遍药仓没有妹妹,他走到老吴身边。

老吴是鳏夫,为人忠厚善良,一直跟随着楚云溏,和楚云溏既然是主仆关系也有兄弟情谊。老吴视楚湘他们如同己出,尤其对楚湘更是宠爱。楚湘也把老吴视为自己第二个“父亲”一般对待。看着地上惨死的老吴

,楚湘心里的悲更重,恨更深。

楚湘转身要走的时候,突然听到老吴发出一声**。老吴居然还活着!楚湘忙回身过去扶着老吴的头呼喊。

“吴伯……吴伯……你醒醒……”

老吴缓缓睁开眼,张开嘴艰难地说:“湘儿……赫……”

“吴伯……你怎么样?家里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父亲娘姐姐全死了……”楚湘急切地问:“还有燕子哪去了?你知道吗?”

老吴灰白的脸上浮现恐惧的神情,他断断继继说:“太可怕了……昨天下午,那……那口红箱子……终于开了……几个红色的东西跳出来了……他们……他们……他们身上滴着血,他们不是人……就象从地狱来的……他们见什么杀什么……”

“吴伯!告诉我他们从哪来?燕子是不是被他们抢走了?我怎么才能找到他们……”

老吴还想什么说,却越来越艰难。脸涨的青紫,最后拼尽全力叫了一声。

“报仇啊!”

叫声刚落他口喷鲜血彻底死去。楚湘慢慢把他放倒,缓缓走出药仓来到院中。看着如血水浸过的鲜红地面,他耳边不断回响着老吴最后的那句叫声。

“报仇啊!”

这三个字在这一刻如同利剑刺穿他胸膛直抵他的心脏,他的心在剧烈抽搐着。虽然他是个孩子,但是这灭门的血海深仇,他一定要报!他也一定要找回燕子!但是他去哪找那口恐怖红箱子?他去哪寻妹妹?他现在好惘然。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跑进宅院。

“楚湘!楚湘!”

少年是楚湘的玩伴小东子。两家也离的不远。先时雨停了小东子赶着羊准备上山放羊。却看到楚湘狂奔进谷朝家里跑。小东子心想一定出了什么事,把羊安顿好就来看。

小东子才发现,整个院落变成了红色。这种诡异的红色让小东子震呆了。这是怎么回事?!他又看到花狗的尸体。他用茫然看着楚湘。楚湘身体在颤动,眼睛血红拳头紧紧攥着。

“楚……楚湘,这是怎么回事?”小东子小心翼翼问。

“死了……都死了……”

“谁死了?”

“父亲、娘、姐姐、老吴、羊、猫、狗、鸡……都死了。连耗子苍蝇也都死了……燕子也不知道哪去了……”

“我的妈呀!”

小东子叫了一声,转身惊恐万状朝外跑去。

福州整形美容费用
清远治性病好的医院
郴州市第三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武警山东省总队医院预约挂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