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雀巢赏析】毛新镇和他的文集《飞歌作品自选集》

2019-10-11 20:26: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毛新镇的笔名叫飞歌,曾经也是“雀之巢”里的一只候鸟。那年他的朋友梦雪找我,说飞歌是个很好的人,只因原来那个社团的头头不容他,想投奔“雀之巢”,并想打破先来巢里当评论员,再转正为会员的惯例,希望直接加入。于是我找独上月楼商量,就破了这个例。但是,他在巢里并没有待多长时间,又“鸟往高处飞”了,对我说了些道歉的话,我也表示理解。以后我们仍然书来信往,关系很好。他组织了新的文学社团叫“望海”,首先是因为他的魅力和能力,这个社团的品质很好,人气很旺。此间他也盛情邀请过我,我谢谢他的好意,但是答应他可以在“望海”的征文活动投稿,几次给“望海”投稿,他都给予高度重视,请人专门为我写评论,其中有咸阳杨焕亭的《徜徉在思维的海阔天空——读阿明的[黑话连篇]》,有夏正平的《父爱是缕阳光——品读阿明[藏在心底最温柔的爱]》,都是非常精彩的文学评论(已经收入我的文学评论集)。他总说欠我一个人情,可我不这么认为,倒是我欠下了他的文债。

后来“雀之巢”里的一些鸟儿也飞到了“望海”,后来他给我寄来两本《飞歌作品自选集》,后来他主编《望海文集》并向我约稿,我将几篇博文投去,可不知为什么,有一天,当上海文友酝池墨砚将新书《望海文集》赠送与我时,里面竟然没有我的文章,我想可能是投稿过程出了差错吧,也怪自己将稿子投寄后便再不询问。只是有些遗憾,因为那本书的作者里,有我的许多朋友。这是一个小小的插曲,我迄今仍然想念飞歌。

先让我们听听飞歌的自我介绍:毛新镇,一位老警。热爱文学,喜好涂鸦。在《金山》杂志和《镇江日报》《京江晚报》等发表诸多小说、散文,在《榕树下》网站发表影视作品、小说、散文、诗歌二百三十余篇。当过兵,转业后在机关工作,而后考上大学,毕业后仍回机关——于是,站在我眼前的是一个文心难泯的飞歌,是一个文采飞扬的飞歌,是一个文章如歌的飞歌,是一个文武双全的飞歌。

《飞歌作品自选集》分为蓝、绿两本,蓝本名叫《望海》,是一部二十六万字的长篇侦探小说。绿本名叫《莲子清如水》,是散文随笔和短篇小说集,也是二十六万字。洋洋洒洒五十多万字啊,他有多少时间和精力:一个人民警察的职业责任,一个业余作者的写作责任,一个中年男人的家庭责任,一个文学社团的领导责任……统统集于一身,暂且不说飞歌的才气和能力,单说他的热情和毅力,就足以让我们肃然起敬。岂止飞歌,所有网络文学社团的领袖,都在我的尊敬之列,嘿嘿,似乎也包括我自己,因为我深知其中的甘苦。

蓝本的《望海——飞歌作品自选集》有点像大海的颜色,也有点像警服的颜色,可能这两种元素都在这本文学作品的涵潜里吧,我瞎猜的。这是一部长篇侦探小说,其实是一个又一个扑朔迷离且惊心动魄的案件侦破故事,把这些故事串联起来的核心人物是刑警凌飞,于是我想到独上月楼和她的《女检察官手记》,如此说来这部小说也可以叫做“刑警手记”,两个“手记”的不同之处在于,一个是侧重案件的侦破,一个侧重案件的审判,共同之处在于都是描写正义与邪恶的较量,反映的都有罪犯的残忍和卫士的忠诚。一位叫丽娘的文友为之作序,通过这些案件的侦破过程,她对这些“与魔鬼打交道的人”有了新的认识:“作为警察职业的牺牲者……无人能理解他们的痛苦和劳累……他们好像天上的神,而实际上,他们和我们一样,也是有七情六欲的人。但是他们却克制着自己的种种欲望,为的是大众的生活平安”。我同意丽娘的解析,因此在合上这部小说的时候,一方面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另一方面,心情又渐渐沉重起来。

绿本的《莲子清如水——飞歌作品自选集》有点像莲池的颜色,也有点像榕树的颜色,既然是瞎猜,就索性放飞我们的想象,在这本书里,飞歌才真正脱下了庄严的警服,真正走进了文学的园林。这个集子里大都是散文,也有几篇小说,我还是说说散文吧。总结起来,有人像写诗歌那样写散文,有人像写随笔那样写散文,有人像写小说那样写散文。显然,飞歌属于后者。他的散文,一是真人真事,而且大都是写人:老蔫、老茅、老黄、老高,小翠、小瑶、小玉、小姨……一部散文集,满眼众生相,讴歌真善美,市井也漂亮;二是真情实感,最感人的莫过于那篇《莲子清如水》,多好的莲子多清的水啊,更感动于作者的真诚告白——真实的力量最为动人;三是真知灼见,这就不同于一般的小说故事或叙事散文,其中有了一种文化自觉和社会责任,比如那篇《利济斯民流芳千古》,看似游记,看似怀古,却道出了“惟有为民谋事,为民解忧的英豪,虽死犹生,流芳千古!”之心声。总之,概括飞歌的作品,怎一个“真”字了得!除了“真”,还有“实”,平朴踏实。无论在文学作品中,还是在文学社团里,飞歌都有着温厚朴实的平民情怀,他的文学功利,就是快乐写作,踏实为人。恰如阮夕清的《序言》所说:在文学事业上,我不敢奢言飞歌将来会成为什么大家,因为我知道他心里从来不存着这个念头,于创作中快乐,于创作中得二三知己,于创作中得以保存完善一方净土,足矣!

在结束这段评论之前,我又翻开了那本《望海文集》,很赞同飞乐对飞歌对“望海”的评价,我也希望“雀之巢”与各兄弟社团取长补短,文学于我们,就是心灵的出口和友谊的桥梁。简单、简约、简练,应当是我们的文学风格,就这样轻轻松松快快乐乐的一起往前走吧,跑和停都没必要,正如飞歌的《后记》所言:当然,写作之于我,不光光是苦行,还有快感。经过这么多年的磨练,它带给我的苦与乐,喜与悲都已经充溢周身,想要抑制或者完全停止这样一项智性活动,已经显得不太可能了。

共 221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者条分缕析了榕树下社团领袖飞歌的两部作品集,而又斡旋于曾经的深情交往以及作品交流的过程,从中不难看出有惺惺相惜的韵味和一拍即合的情谊,这两部厚重的作品当然我也藏有,其中作品也早就读过,感念那个时候的履历,让我认识了这样一些人,长天阔海,永志难忘,这个世界博大,却形同一家,如今从文字里重温那依稀的记忆,人事相同却岁月已改,能不发自心底感叹这文中情愫,敢是又逢故人诉不尽的牵挂心肠。推荐阅读。编辑:曲新同

扬州白癜风医院

安徽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曲靖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扬州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安徽治疗牛皮癣费用

便利妥纸尿裤有大号
便利妥纸尿裤有几种型号
老人咳嗽漏尿怎么处理
便利妥纸尿裤的型号
便利妥纸尿裤可以瞬吸吗
分享到: